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在6月20日與長榮航空協商破局,雖然這是工會在6月7日宣布經過會員投票取得罷工權後的首次協商,然而事實上自2017年4月起,長榮航空與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已歷經20多次協商都無法達成共識,也促使工會在該次協商會議中很快地就認定資方沒有協商誠意,隨即宣布展開罷工行動。

企業向工會罷工有哪些難題

即使近幾年來航空業的罷工行動頻頻,但這次長榮航空的爭議卻格外受人矚目,除了因為累積取消上千班航班而創下我國航空史上因單一事件最多航班取消紀錄,更因為這次工會所面對的是眾所皆知治理風格硬派的長榮集團,各界都在關注這起勞資爭議中到底哪一方會先退讓。

長榮航空空服員罷工歷程

那麼,當工會為了達成共同的目標而拉起糾察線以前,到底會面臨到哪些困難?一般企業又是否需要擔心在與員工談判過程中,會遇到類似的問題呢?

勞工要發起罷工有多困難?|

有些民眾認為空服員們好像一不爽就罷工,在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宣布開始罷工的當日,更有許多媒體報導工會是採用「突襲式罷工」,但事實真是如此嗎?其實依照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4條第1項規定,罷工應由工會發動,並透過會員以直接、無記名投票方式表決,經全體過半數同意後才能展開罷工行動,因此工會要進行罷工以前,需要經過諸多協商程序,窮盡一切溝通形式後仍不能取得共識,才會採取這個「最後手段」。

罷工程序圖

有鑒於105年時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中,華航針對罷工的「程序」提出了諸多質疑,例如主張罷工行動是由「職業工會」所發起,卻沒有讓「全體會員」進行投票而僅讓任職於華航的會員進行投票(參照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6年度訴字第782號判決),因此在這次長榮空服員的罷工行動中,除了讓桃園空服員職業工會全體會員投票並取得半數同意外,工會更自行設下須由八成以上的長榮